<object id="cunrx"></object><label id="cunrx"><video id="cunrx"></video></label>

    <code id="cunrx"><b id="cunrx"></b></code><output id="cunrx"><video id="cunrx"><progress id="cunrx"></progress></video></output>

        1. <output id="cunrx"></output>
          湖北快三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网址湖北快三注册湖北快三app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邀请码湖北快三网登录湖北快三开户湖北快三手机版湖北快三app下载湖北快三ios湖北快三可靠吗
             
          他山之石 . 專家解讀 . 心靈成長
           
          他山之石
          專家解讀
          心靈成長
          孩子逆反和闖禍怎么辦?圍觀德國人的教育引導方式
          2015-1-22

          孩子逆反和闖禍怎么辦?圍觀德國人的教育引導方式

            “媽媽,我想要一塊巧克力糖!”孩子大聲叫喊。

            “噓,這里是公共場合,不要大聲說話,會影響到別人的。這星期我們計劃要買的東西已經全在這里了。”說著,這位德國媽媽指了指購物筐,“如果你有能力為自己買一塊巧克力糖的話,你可以去買,如果沒有,那你就只能放棄了。”孩子眨了眨雙眼,無奈卻順從地跟隨著媽媽去了收銀臺。

            這是在德國超市發生的一幕。德國家長習慣于將自己的孩子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德國的孩子們也不像我們的孩子那樣將哭鬧作為自己達到目的的“武器”。在德國,無論是公共場合還是在家里,都很少出現家長責罵或者孩子哭喊的現象,你能聽到的,只是他們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對話交談。

            孩子哭鬧應該怎么辦?

            孩子哭鬧,這對很多家長而言是件很頭疼的事情。不少中國父母采取的辦法是大聲喝止,有的家長則聽之任之,假裝聽不到、看不見,甚至把耳朵塞上。溺愛孩子的父母會走過去說:“親愛的寶貝,我可以為你做什么呢?你需要什么,我幫你去買。”

            然而,上述做法的負面效果是顯而易見的。喝止孩子的哭鬧,給孩子心理造成的傷害不容低估;對孩子的哭鬧不管不顧,孩子的反應是更加使勁地大聲喊叫;而采取順從的做法,孩子從此知道:“我想要什么,可以通過喊叫來得到。”

            在德國人看來,還可以有更好的辦法。首先應該告訴孩子:“喊叫本身是一個很好的東西,這是你需要具備的一個重要能力。”其次要告訴孩子:“哭喊需要分清場合和對象。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喊叫。比如一個人在外面,陌生人把你拉走的時候,你需要喊叫,但在正常情況下,尤其是面對父母,喊叫是不合適的。你想要什么,只要問我就好了,不用大喊大叫。”

            這樣的教育方式讓孩子知道喊叫的意義,也知道在哪種情況下不應該喊叫。于是,孩子就會學習到有用的行為,他會知道,要把行為用在正確的時間和地點,這樣才有意義。通過這種行為選擇,他有意識地構建了新的行為模式。孩子長大后,他就會成長為一個能選擇多種行為方式的人,因為他已經學會了什么行為適合于什么樣的環境。

            其實,德國的教育也經歷了不同的發展過程。戰后流行強制性的教育,家長管教非常嚴格,對孩子設立了很多限制,這個不許、那個不可以,這是非常強權的教育方式,其結果是孩子長大后意識里全是“必須、壓迫、條例、規則、不允許”這樣的詞匯。他們大都缺少自我價值感,很多事情不敢去做,行為模式僵化。但物極必反,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德國人的教育方式突然反過來:孩子做的都是對的,沒有不對的行為和不對的孩子,只有不對的家長。于是形成了反強權的教育,結果是孩子長大后沒有規則、約束力,以自我為中心,社會的凝聚力大為下降。

            經過戰后至今的反思,德國教育正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那就是:用新的方法來教育孩子,給孩子更多的行為選擇,讓孩子在不同的情景下選擇不同的行為,通過平等理性的溝通來改變孩子。

           孩子畫花了粉刷一新的墻壁怎么辦?

            舉個例子:你剛買了一套房子,經過幾個月的裝修,全家搬了進去。孩子很興奮,他在粉刷一新的墻上畫了很多畫,很高興地告訴你并拉你去看他的作品。

            多數家長看到這一情景都蒙了。這時,你有一種選擇,把他痛罵一頓:“你為什么把墻弄臟了?”當然,家長憤怒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把孩子罵完后,他學到的是什么呢?他可能會想,通過畫畫來取悅別人是不對的,畫畫是一件不好的事情!這是孩子被罵后學到的東西。

            或者你是反強權方式教育的父母,你認為反正那是他個人的房間,在里面像豬圈一樣也行,讓他自己去睡吧!我無所謂。這樣的教育方式孩子則什么都沒有學到。

            父母應該怎么做更好呢?

            聰明的父母會把孩子的行為與某種框架聯系起來,讓孩子從中學到知識。他會告訴孩子:你要是畫在紙上,可能會更好看,我也會更高興。這時孩子就知道,如果我在紙上畫畫,父母會非常高興。于是他就不會繼續在墻上作畫了,他馬上就會學會了這種行為方式。父母要做的工作就是這樣:給孩子找到關聯的情景。

            當然,有時候找到關聯的情景對于普通的父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父母會讓孩子解釋,他這樣亂畫畫的好處是什么?其實沒有這么麻煩,孩子有時候比大人想象的要聰明得多。你可以問他:還有什么地方適合去畫畫?于是他就會想,也許在室外、在黑板上、在森林里等。孩子通過這樣的方式,學到了在其他地方畫畫而不必在墻上亂畫的可能性。

            孩子比成人可能更有創造力,他們總能找到答案。如果你想不出來答案就可以去問孩子,這樣他就能學會更多行為方式的選擇。

            青春期的孩子與你對著干怎么辦?

            處于青春期的孩子大都比較逆反,也需要用新的方式來對待。阿德勒是弗洛伊德的學生,他發明了一種非常有意思的理論:每個人都是少數派,都有少數派的感覺,因此每個人或多或少有種卑微感。比如孩子小的時候,學習到或者感知到的只有一樣東西:成年人的權威。他們知道,家長可以決定我能玩什么,什么不能玩;家長可以罵我或者不罵,家長給我吃的東西,所以我得靠他們,我不會自己去買東西,我也沒有錢買東西。”

            孩子每天都感知到自己對于成人的依賴,這就給孩子一種卑微感。當然這不是卑微情結,卑微情結是一種病態。

            當孩子感覺到卑微的時候,腦子里會衍生出來一種潛意識:我要長大,我要脫離我的父母!這就是孩子青春期逆反的由來之一。這種卑微感慢慢成為孩子發展、成長的動力,他們會模仿成年人做的事情,想復制父母的行為。因此他們會訓練自己扮演爸爸媽媽、玩過家家的游戲。孩子的目的就是想不再依賴父母,他自己能夠做事情。這個理論告訴我們,過分強權的父母可能會造成孩子的卑微感,仿佛在告訴孩子:你太小了,你還不行,你還不會,你還不夠大!在這種背景下長大的孩子可能會走向另一種極端,就是從不反對父母和他人的意見!他的一生永遠是失敗的。他從來不會主動去做事情,從一種失敗走向另外一種失敗,他會越來越差勁,因為他不太相信自己。

            另外一種極端是,雖然孩子的經歷和剛才所說的一樣,但他們會努力追求成就感,他們會驅動一個成就到另外一個成就,永不滿足,目的是為了證明給父母看:你看我就是行!他們一生都在這種加滿油的狀態,一生不會享受到成就感,一生都在不停追求成功、事業和金錢。表面看來,他們好像非常成功,但實際上非常可憐,因為他們得到的都是虛幻而遙遠的東西。比如他們開一輛奔馳車,不是因為車很好、很漂亮、很舒適,他只是需要這種車來定位自己,只是想讓人看。這些人從外表給別人的感覺好像是非常自信,別人會說:“這人好自信!”但只要稍微把他的外皮剝掉一點,就可以看到他的內心是一個受過傷害的孩子。但是他不會允許別人這么做,因為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他會給自己一層一層戴上面具。

            因此,在孩子進入青春期,當大家覺得他們已經長大可以獨立了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孩子變得非常極端,與父母格格不入!為什么呢?回答也非常簡單,這就是孩子在這個階段必然要做的事情:他們想把父母所給予的信息都反饋回去,一定要跟父母對著干,這樣才能完成與父母的最后脫離,然后走進自己的生活之中。

            不管你是一個什么樣的父母,孩子在青春期的任務就是反對你,父母必須忍受這個階段。這時父母要做的是:不是把門關上,而要讓門有一丁點開著。不要一吵架就把交流的門關上,就算是他做了什么事讓你一點都不能理解,甚至想把他從家里扔出去,你都要告訴自己:孩子還沒有真正長成,他只不過在試驗而已。這時候的父母,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讓孩子意識到:無論你做什么、說什么,你還是可以來找我。這就是孩子需要的感覺,即使他對你說:我根本就不需要你。

            別擔心!孩子長到二十一二歲的時候,他們又想回來和父母在一起了。這時大家的思想都非常合拍,因為孩子已經走上了自己的道路,他們會突然開竅,開始發現父母所做的事情有些還是對的。他們會想:那件事情其實我爸爸媽媽說得對,他們當初這么教育我,也沒有什么壞處。

            所以,作為父母一定要放松,這是無法改變的自然規律。當孩子有不恰當行為的時候,我們要學會將行為與情景聯系起來,讓孩子自己去發現改進行為的方式。

          中國孩子與德國孩子玩玩具的差別

            曾經看到過這樣一段文字:外國的小女孩也像中國小女孩一樣喜歡玩布娃娃。布娃娃對于中國父母而言,無非是在孩子哭鬧時用來安撫他們的工具,而在德國,我卻看到了我從小就熟悉的布娃娃竟然有另外一種“玩法”。

            我的德國鄰居有一對很可愛的雙胞胎女兒,他們總是喜歡到我們家來串門子,每次來還都是一人推著一個小嬰兒車,車里睡著一個芭比娃娃。我心想,兩個才剛滿三歲的小毛孩兒,自己不坐嬰兒車就已經不錯,誰想竟然還一人推了一個假娃娃,真不知我的這個鄰居是怎么想的。

            有一次說起了這事兒,孩子們的媽媽笑著對我說:“這個芭比可不是光用來給她們玩兒的,而是讓她們從小就要有關心和照顧他人的習慣。在照顧芭比的同時,她們自己也會更加嚴格地要求自己,按時起床睡覺,按時吃飯。照顧芭比的這件事會使她們更有責任心,也更加自律。”看著兩個話都還說得不是很清楚的小不點兒,一邊給小娃娃蓋被子,一邊給小娃娃講剛從幼兒園里學來的童謠,我和她的媽媽相視而笑。同樣是一個玩具,德國的家長卻選擇了這樣的方式來教育子女,讓孩子從被照顧的對象成為去照顧他人的人,如此的角色轉變,讓孩子在快樂中得到成長。

            角色的扮演,使孩子不僅自我融入其中,而且樂在其中。聰明的德國家長,早已把游戲和教育有機結合起來,這樣,孩子長大后,不但對家長的要求有了更多的認同感,也有利于責任意識的培養。

          免責聲明
          湖北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